当今唯一正宗杨公风水真传学网站

项目服务

最新加入

热点文章

访 师 录

文章字体:  
访 师 录
 
   
    我少年时期,曾听长辈道:祖父在恭城县观音乡狮塘村买有一块阴宅地,如将百年归寿老人安此,以后子孙定可兴旺发达。可惜未葬,空着那块风水宝地未用,为此,伯父(当地风水师傅)常叹气。这样的叹气声听多了,引起了我的注意,究竟是啥回事呢?我带着疑问询问伯父和父亲,他们说:你伯祖父(当地风水师傅)为了得此阴宅地,请狮塘村全村人吃了十大碗(酒席),买下了宝地,并将远在灌阳新街三树村的曾祖母用轿子接到恭城县观音乡狮塘村养老,待归仙后安葬宝地。一个在旧社会打工的人家,能如此重视风水,确实不易啊。然而,待老人归西后,伯祖父经过推算认为此风水宝地与亡命不合而弃之未用。难怪长辈们叹气,此事也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从此风水引起了我的注意,为探个究竟,以解心中这个疑结,渐渐地对风水产生了兴趣,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我因战负伤,医疗长达十余年。此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百家争鸣,新鲜事物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被禁锢了几十年的命理预测、风水的书籍也从地下走向公开。我如饥似渴,研读了大量风水方面的书籍,带着疑问寻觅风水师指教,与伯父上山看地形,分析峦头,寻龙点穴。并曾上百次拜访桂林的风水师傅周杰、李浦清、湖南道县程能学、恭城观音枕头村俸富芝、杨梅村李吉恒、老村谢良华、通砂坪的刘自新,栗木周某等人,聆听指教。2005年5月参加了梁超老师的风水、预测班学习,又将湖南长沙李胜民、江苏泗洪吴钧洲、广西宁明闭海深老师送来的各派风水资料进行研读,尤其是对练力华、梁超、钟义明大师的风水书刊着重研读,不仅如此,我还阅读了重庆李顺祥、山东李函辰、江西李定信、湖北邵伟华、北海易缘、赖九鼎等大师有关预测和风水方面的书籍。近几年关注比较分析了几十家风水和命理预测网站,对玄空、过路阴阳、太易、三元、八卦、杨公等风水门派进行了考研。
    然而,凭着我对祖传风水的认识、对各种风水书刊资料的学习、对各风水门派的了解及多年的实践,感到越学越迷茫,越发引起我思索......,不禁自问,各门派到底谁有道理?谁是真理?我在想真正能说清楚风水术的高人明师是否隐藏于民间,真人不露相?当今,五花八门的风水学派别,说不清,道不明,用不灵,且损人,还唯我独尊,自称祖传秘笈,杨公正宗。如拿水法来讲吧,有长生水法、九星水法、玄空水法、玄关通窍水法、三合水法、先后天八卦水法等,诸多水法。强调依吾者吉、否则凶,更有甚者则以水口立向,收山出煞。细研之,多相互矛盾,难怪有些风水大师,在把玄空水法介绍推荐得淋漓尽致后,最后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折,“看来纳水还是以三合派为主”。不讲别的,仅水法就这么乱,岂不令学者无所适从。揣着种种疑问,我四处寻访明师,期盼能揭开风水学神秘的面纱,还风水的本来面目。
    但是,访明师谈何容易,虽然风水文化在中国传承了上千年,可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几乎把命理预测、风水学书籍荡涤得一干二净,许多风水师傅顿时销声匿迹,更莫说高明的师傅了,这样,访明师简直似大海捞针,上天揽月。数十年来我四处打听,结交风水和命理师傅,勤学好问,但谁也讲不清楚风水这个课题,似是而非,总有解不开的结。近十年来我浏览了许多门派的风水网站,有哪家能让我们真正学懂风水术为社会造福呢?有哪家能完整地把握风水术呢?又有哪家能抓住风水术根本澄清那莫衷一是的风水术现象呢?民间和网上我似乎未寻访到。我陷入了迷茫、困惑之中,而心未善罢甘休!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叶,桂林的报刊曾多次报道称赞桂林靖江王陵和金鸡岭章亚若墓是风水宝地,我也曾多次从风水角度进行过考察,对靖江王陵我是否定的,认为离风水宝地要求相差甚远,而对于金鸡岭章亚若墓地,我一直持褒奖态度,甚至几十次带人去现场观摩、讲解并赞赏其风水。奇怪,令我不解的是许多风水师的评价都和报刊上写的一样,他们认为两处都是风水宝地,那是王陵和蒋氏望族的墓,绝对是请高人指点了的。这样,我只好保持沉默。
    皇天不负有心人,2006年秋的一天,听同事说有位朋友喜欢爬山,要我去与他交流一下,我马上要求同事相邀,经过多次邀请,那位朋友答应和我们吃顿饭,席间,我向这位刚认识的朋友提到了桂林靖江王陵和金鸡岭的风水问题。
    1、我说大家都夸桂林靖江王陵风水好,你认为怎样呢?那位朋友回答说:“靖江王陵没有风水”,我说对,没有风水,心中暗喜,二十几年来总算找到了与我看法一致的人。
    2、接着我又问到金鸡岭章亚若墓风水怎样(那是蒋经国二夫人的墓,大陆和台湾地区,甚至东南亚的人都称是风水宝地,桂林市文物工作队队长赵平还写了本关于寻找和修缮章亚若墓的书呢,名叫《章亚若在桂林》,书中说:那山垫背靠凤头,左右两峰像是两翅,犹如左青龙、右白虎,远朝百鸟归依,向西远眺,城西山峰,欢腾雀跃,是寻找了个百鸟朝凤的风水宝地)。使我始料不及的是,这位朋友回答说:“金鸡岭那里也不是什么风水宝地,没有穴位,那是别个的用神,告诉你好看的不一定好用。”这第二个回答使我惊讶,要知道台湾、香港的游客来桂林有些是慕名前去祭拜的呀!台湾新竹县议长郑永金率议员就曾去扫过墓。其中有许多风水业内人士,说起金鸡岭这块凤凰风水宝地哪个不津津乐道、眉飞色舞、振振有词一番,报纸书刊都一直是夸奖的。这位朋友答复得如此干脆,真使我懵了。等我反过神来问其原由,这位朋友说以后再告诉你吧。通过这一次接触民间师傅,尽管有一处我与他看法不一,但已有百分之五十的一致。后来经过两年多时间和这位民间师傅相处,到实地谈寻龙、辨峦头、点穴位、观砂水。我已发现他对风水术的学识和研究非同一般,峦头知识能见著知微,见微知著,无论从广度、深度和形象度特别是理阴阳之气、辨五行生克等都是我闻所未闻的。心中油然起敬,我想这大慨就是我几十年来梦寐以求的民间风水明师吧?在水法上这位民间师傅告诉我,有真龙、真穴就有真砂、真水、真向,水从不同方向来和从不同方向流出,只是各穴地的格局不一样罢了,只要是龙真穴的,那些东西是自然生成、摆配好了的,不需你去多想,也不要你把罗盘挪来挪去,什么纳水消砂出煞,你的罗盘难道能摆得动山和水吗?就得山来就不了水,愚人之举啦。关于立向,那位朋友说,立向首论朝案,气线立向,一穴一向为定法,穴向自天成,关键是要去理清来龙、坐山、朝案、来去之水的阴阳五行,不用你去考虑向左向右偏移。那些分金坐度是些芝麻,龙不真、穴不的,坐度再好有啥用?一块无脉无气的死地,砂水无情,朝坐不真,旺什么山,旺什么向?我想是啊,真是一语道破天机。
    我带着民间师傅对金鸡岭否定的疑问,坚定地跟着民间师傅学习,研究风水学、学习峦头形体几年,今年元月11号应李胜民老师请求,邀请民间吴靖山师傅到湘考察风水寻龙点穴,我随师而行。在长沙附近的乡间小道上,坐在车上的师傅突然指着距离三公里左右的大山上说,那里有一块风水宝地,下午5:30分左右,我们一 行四人爬上半山腰上,果然,象师傅早预言的一样,有坪地、水塘、穴形等,真是活龙活现,简直把我们看得目瞪口呆,我平生首次见到了这么好的真龙真穴宝地;后来还发现了穿弓驾箭的将军大坐地、阴阳太极地等多处风水宝地。
    今年三月的一天,我随民间师傅爬上了桂林的一座山,我终于明白了金鸡岭为什么不是风水宝地,且是铁证如山的事实使我服输。敬佩明师那察龙点穴的火眼金睛。(其实两年前师傅就叫我去爬此山的,未前行而致我否定金鸡岭“风水宝地”晚了近三年。)
    今年四月七日的晚上,我随师傅打电筒上山,师傅告诉了我一个秘密,把恭城县城风水宝地格局讲得一清二楚。按照师傅的讲述,我个人在恭城县城附近山上转了两天,真使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恭城县的文庙规模居全国第二,哪个不夸是占了块风水宝地啊。尤其是立孔子像于庙内供奉,香火盛旺,恭城中学每年高考榜上增辉,人们有意无意把孔庙、孔像和恭中联系起来,吹得神乎其神、活灵活现。其实,恭城的风水宝地不在文庙里,几百年来不知蒙哄了多少风水先生,更何况民间人士啊!企盼恭城县城的规划多考虑少推些山吧,保护好原先环境是该县人们的福祉。
    今年五月初,我和师傅再次到湖南长沙附近考察风水,主人在车上问师傅那个村的风水怎样?师傅说山顶叉树下的那座房子不错,有口气。过了几分钟,主人伸出了大母指,说是出了一个人才。顿时使我觉得好生奇怪,几次询问讨教,师傅说那里有阴阳气,有阴阳气的地方就有好的穴位。第二天下午4:30分左右,师傅指着距两公里左右的一座山脉,叫我们看岭上的光线,我们有幸看到了,也使我着实体会到了《葬书》上讲的“天光下临” 名言的含意。风水分阴阳看气寻龙点穴到这地步,是最高境界。请问去各地参加过风水学培训的同仁们,你们的师傅教你们看过了吗?你们能认识并能找到真龙真穴吗?
    天、地、人都讲缘,我三生有幸,如愿以偿,访到了明师。
    潇湘大地,八百里洞庭,还在传颂着风水明师的故事呢!
 
附注:(后来添加照片)
                        
2010年2月10日朱老师和98岁高龄                                                                    
的风水师刘自新久别重逢亲切交谈         2010年2月12日朱老师拜访谢良华风水师合影
 
桂林市文物工作队队长赵平著《章亚若在桂林》一书的封面照                                                                                       
 
 
                                                                         朱积生
                                                                       2009年6月1日